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习传统文化,做一个有道德的中国人!

欢迎各位人士浏览我的博客,并发表自己观点!文章只代表个人观点!

 
 
 

日志

 
 
 
 

(小小说) 一件小事  

2010-06-20 10:51:58|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在一些论坛和网站里泡的久了,竟感觉骨头也酥了,灵魂也麻木了。头脑里明明是塞得太满了,却有一种特别“空”的感觉在无限蔓延,无限胀大,以致将那些东西挤压得无影无踪。偶尔有一两篇振奋人心的好文章,却像池中的鱼儿吐出的泡泡,刚刚冒上来,随即就消失了。而太多的无病呻吟,矫揉造作,就仿佛被人卡住了咽喉,越是想喊出来,就越是喘息不得。

  冬天的天黑的特别早。在电脑前坐得累了,突然想起几天前从书店买回来的一本《鲁迅精品集》,于是从书架上取出来,躺到被窝里专心看起来。

  惠儿早将小宝哄睡了。见我躺下,一下子从床上跳下来,穿上拖鞋奔到电脑前,忙着她的“菜园生活”去了。自从有了偷菜这个游戏,她显得忙碌多了。种菜,收菜,偷菜,听说还可以卖钱,而且养了狗看园子,俨然成了一个农场主。她总是要教我,朋友也总说“偷菜”如何如何的好,而我因为从懂事起最讨厌的莫过于一个“偷”字,所以无论别人如何劝说,我也是正眼不看一下。

  “老公,明天你不上班,带我到县城去买衣服吧,眼看就要过年了。”惠儿一边忙碌一边对我说。

  “嗯!”我漫不经心地回答,全然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

  沉浸在鲁迅先生的文字里,觉得异常地兴奋,感觉身体里的血液都沸腾起来了,平时的懒散和倦怠也一扫而空。我用笔不停地圈着自己生命里所缺少的东西。

  二十年后重读“一件小事”,竟好像在心中早就形成了一种韵律,沿着那种音调可以一顺到底,其中的深意却是刚刚才能够理解了。我这才明白上学时为什么这篇文章要求背诵,原来它竟有益于一生。

   

                                                        2.

   

  “走,去县城。”

  吃过早饭,惠儿已经打扮得花枝招展,使劲拽着我的手。在我面前,她永远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因为我的工作,她不必去田间劳累,三十多岁的人面颊还如少女一般娇嫩。而她的心智也仿佛停留在那个年代了。

  “去做什么?”我吃惊地问。

  “去县城买衣服啊,你昨天晚上答应的,不许赖账!”

  我无奈地推出摩托,超近路向县城驶去。

  太阳不是很明亮,天干冷干冷的,路旁的枯树枝在西北风中呜呜作响,好像一把把刀子将寒冬的幕布撕扯得粉碎。前两天刚下了一场大雪,村里背风的路面上包裹着一层被车辆碾压得硬硬的积雪,很光,很滑。

沿途每经过一个小村庄,我都骑得特别地慢,心也悬到了嗓子眼。在一个村口,远远地望见一个六十岁左右的妇女在街上慢慢地走着。驶到近前,我将速度放到最慢想超过她,摩托与她之间最少也有一米多的距离。

就在超过她的一刹那,她抬起眼来看我和惠儿,不留意脚下一滑,竟慢慢地跌倒在地。

出于同情的本能,我在超过她十多米远的地方停下摩托。惠儿早已经奔了过去,伸出双手,却怎么也搀扶不起她来。

 “大妈,您没事吧!”

“我摔坏了。”

她头发花白,衣服很整洁,但眼神中分明流露出一种虚伪和冷漠,让人感觉心悸。

我想,我眼见你慢慢倒地,怎么会摔坏呢,装腔作势罢了,这真可憎恶。况且,我又不曾挂住你,我何苦这么多事。

我抬脚向摩托走去,惠儿也想放开手,怎奈那老女人死死地抓住惠儿的胳膊,说什么也不放开她。

“我摔坏了,撞了人就想走?赶紧带我去医院!”

村里人已经围了上来,待明白了事情的真相,有些人摇摇头走开了,剩下的人也一句话不说,只是站在那儿看热闹。我突然觉得自己像个做错事的孩子,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在人们异样的眼光中,我分明看到了一种嘲弄。而她对于我又渐渐变成了一种威压,甚而至于要榨出我多余的同情心所刚刚招致的“小”来。

   

                                                              3.

   

我将摩托寄存在一户院内,拦住一辆出租车,和惠儿将那个老女人搀扶上去,告诉司机马上去县医院。

老女人的儿子随后赶到了,那个三十多岁的农民,看上去老实,敦厚,对我们连一句抱怨的话都没有。但我依然对他满含着敌意。

我交了钱,他将她搀扶进去检查。惠儿只是在一旁抹眼泪。

“早知道这样,我们就不管她了,今天怎么这么倒霉。”

“别哭了,既然已经这样了,就自认倒霉吧。我一共才装了一千块钱,怕不够,你坐车回家去取些来,顺便告诉家里不要担心。”

惠儿哭着走了,两个小时后返了回来。

老女人输了几瓶液,身体各部位全检查过来,一千元也花光了。

“没什么事我就放心了。”她虚伪地笑。

“是呀,没什么事我们也放心了。”惠儿冷冷地说。

“咱们回家吧,我还要回去盖大棚。”他的儿子面无表情地望着老女人。

“好吧,咱也不是那种讹人的人,既然没什么事就回去吧,”她将目光又转向我和惠儿,“你们也快回家,该忙什么忙什么去吧。”

于是我又到楼下找了一辆出租车,将那个老女人和她的儿子送回了家。

老女人躺到床上,显出筋疲力尽的神态,说:“人老了就是不中用,现在看着没事,就怕睡一宿觉后浑身都不自在了。”

“您好好养着吧,过两天我们再来看您。”我听出了话里的含义,假装笑脸说。

骑着摩托回家的路上,惠儿一边抹泪一边叹息。我只有以阿Q精神来安慰自己:人生天地间,大约本来有时是要被人讹诈一头子的。

   

                                                            4.

   

两天后,我特意请了一天假,买了许多高级补品和惠儿一起去看那个老女人。

村口,远远望见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在路旁走着。那个高的大约恍见了我们,一闪就消失了。那身影,正是那个老女人。小的向另一个方向跑去。

“其实你们没必要来了,她没事。”

在她家门口准备放下摩托的时候,一个过路人小声说了一句。

我们无奈地朝她笑笑,拎着补品走了进去。

老女人躺在床上,慢慢地睁开眼睛,就好像刚刚睡醒。

“你们来啦,”她挣扎着想要坐起,“我也没什么大事,只是腰痛,也许是那天扭了一下。”她一边说还一边“唉呀”了一下。

“您不要起来了,躺着吧。我们买来这些补品,您好好将养一下。”惠儿将补品放到家具上。

“让你们这样惦着,我心里很过意不去。我也想快好啊,这两天我连孙子都看不了了,他每天追着他父母到地里去。我真想再到医院去检查一下。”

我赶紧从兜里掏出伍佰元来递过去,“要是觉得没什么大毛病还是在家里养着吧,去医院检查也很遭罪的。”

“让你们这样惦着,真不好意思。”她将钱接过去压到枕头底下,笑得愈发虚伪了。

我和惠儿还在地上呆立着。

老女人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一丝焦急的神情闪过,马上又平静下来。

“我没事了,以后你们不用惦记了,也不要再来了。家里也一定很忙把,快回去吧。”

见对方已下了逐客令,我和惠儿只好又客套了几句,走了出来。

骑上摩托正想走,见一个妇女匆匆跑来,一进院子就开始喊:“婶子,你干什么去了?你孙子在村外被车撞了,司机跑了——”

  我不容再多想,发动起摩托逃似的离去……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