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习传统文化,做一个有道德的中国人!

欢迎各位人士浏览我的博客,并发表自己观点!文章只代表个人观点!

 
 
 

日志

 
 
 
 

买 房  

2010-06-30 10:22:03|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明亮决定要买房。  

张明亮宣布买房的时间选在了星期五的晚上,这一天儿子恰好公休在家。  

吃过晚饭,老伴秀芳在厨房洗碗,儿子张闽打开电脑玩游戏。张明亮在客厅走了两圈,然后走到儿子身后告诉要买房的决定。  

儿子张闽惊讶地回过头,“爸,你同意买房了?”  

张明亮点点头。  

儿子张闽站了起来,一下把张明亮抱住:“爸,你真好!”  

“我和你妈嘀咕了几天,看来要想媳妇娶进门,不买房不行了。”张明亮对儿子说道。  

儿子张闽松开了热情的臂膀,刚才充满幸福的脸庞瞬间被一种无奈所代替。“爸,我心里明白,今后我和王艳不孝顺你和我妈,我们就不是人。”  

“明天我就去搞市场调查。”张明亮又开始在客厅转圈。  

“爸,最好能在咱们家的四周买房,哪怕房子小一点。”     

“这一定是艳艳的主意。”  

     张闽笑了笑,又趴在了电脑前。  

   

第二天张明亮就骑上自行车开始了他的选房之旅。  

出了家门,张明亮闻到一股淡淡的土腥气,他知道开挖土方才有这样的味道,他干了一辈子木工。可是如今也有他这个老木工弄不明白的事。从去年开始,古城开工的楼房像雨后春笋。按理说这房盖得多了,房价应该下来,可是房价不但没有降下来,就像直升飞机一直往上升。过年前,人民路四周的房价每平米还是1600元,过完年,就窜到了2500元。张明亮想着想着,一抬头,就发现翠湖天润的售楼处。  

张明亮推开翠湖天润售房处明亮的玻璃门,一位俊秀的售楼小姐急忙迎了上来。“先生里面请!”  

“我猜想先生一定是给儿子看房?先生请坐!”售楼小姐把张明亮让到了宽大的真皮沙发上。  

坐在沙发上的张明亮有点不自在,一双手不知放在那里好。  

售楼小姐把一杯水放在张明亮眼前的茶几上,随身坐在对面的沙发上。  

“先生,这是我们翠湖天润的五证。要不先生先看看?”售楼小姐把一个天蓝色的文件夹往前推了推。  

“买房还要看证?”张明亮不解地望着售楼小姐。  

“先生,可能你是第一次买房?五证不齐全的房子再便宜你也不敢买。”售楼小姐很认真地对张明亮说。  

“那五证?”张明亮问道。  

“你翻开文件夹看看,上面都有。所谓的五证,一是国有土地使用证;二是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三是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四是建设工程开工许可证;五是销售许可证。我们翠湖天润不但五证齐全,而且处于黄金地段,升值空间不可估量……”售楼小姐如数家珍。  

“你们多少钱1平方?”  

“均价3000,一平方。”  

   “价咋这么高?上个月我一位工友在你们这预定了房,他告诉我是2500,一平方。” 张明亮有点吃惊。  

售楼小姐笑了笑,“大叔,你没看物价涨成啥了?上个月一碗面才3块钱,现在已经涨到4块钱。一个城市的合理房价就是1000碗面价。”  

“难道这3000元一平方的价格还是便宜的?”张明亮疑惑的望着售楼小姐。  

售楼小姐点点头。  

“你们这里有没有小房型?”  

“82平米的小房型还剩四五套,都在15层以上,每高一层每平方米再加30块,每平米的价格在3500左右,还不算契税、维修基金和天然气费用。如果把那一块再算上,每平米接近3700元。”售楼小姐微笑解释着。  

张明亮有点坐不住了,他心里嘀咕着:一个平方米3700元,82个平方,算起来要接近30万。看来这里的房子是买不起了。张明亮站了起来,“谢谢,我回去和家人商量一下。”  

“先生要不看一看我们的样板房?”售楼小姐还是一脸笑容。  

“不用了!”张明亮转身向门口走去。  

张明亮刚走到门口,听到售楼小姐叫他,他回头一看,售楼小姐拿着一打翠湖天润的宣传资料追了过来。“先生,这些资料你拿回去看看。欢迎你再次光临翠湖天润售楼处。”  

张明亮从售楼处出来,把宣传资料往车兜里一放,骑着自行车离开了翠湖天润售楼处。  

张明亮人虽然离开了翠湖天润售楼处,可售楼小姐的话还在他的耳边响起。他感觉车子有点重,这可能与心情有关,离家时心情是灿烂的,车子自然就骑着顺溜;现在一片乌云在心坎飘荡,车子就感觉难骑了。  

突然张明亮车子被人拉住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喊道:“你耳朵是不是聋了?我喊你几声你都听不见。”  

张明亮急忙下车,扭头一看,笑了起来:“胖子,只有你小子敢拉我的车子。”  

“明亮,最近在那发财?”胖子也笑着问张明亮。  

“我这么大的年龄能在那发财?年青人都闲在家里。”张明亮把车子支在人行道街景树下,反问到:“胖子你现在干啥?”  

“你小子是不是明知故问?”胖子从口袋取出一盒烟抽出一根递给张明亮。  

张明亮摇摇头:“我戒了那玩意。”  

胖子点着烟狠狠地抽了一口,然后把烟喷了出来,一串烟圈摇摇晃晃。  

张明亮把四周瞅了一下,这里是古城唯一的马路劳务市场,穿着古都棉纺厂厂服的胖子显然在等活。  

一个念头突然在张明亮脑海蹦出。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胖子是自己的师弟,技术又与自己差一大节。人家在这里找活挣钱,不是在给自己指明一条道。“胖子,这里找活咋样?”  

 “那要看个人的运气,运气好的有时一天能挣100多元,差得就是30多元。”  

“胖子,看来老哥要同你为伍了。”  

“明亮,你有什么难处?”  

“挣钱给儿子买房娶媳妇。今天出来我就是去看房子。没有想到,现在商品房一平方超过3000元。”  

“咱们都一样,不是给儿子买房,我也不会这么大年龄还在给别人打工。”  

“你给儿子把房子买了?”张明亮露出了羡慕的目光。  

正在这时,一辆宝马车停在了马路旁。车门打开,钻出一位妖艳的女人。瞬间,在路边等活的人蜂拥而上。  

那个女人用手遮住阳光,轻声细语问道:“我想装修一间房子?”  

“我去”,“我去,”似乎所有的人都盼望接下这活。  

妖艳的女人那见过这样的阵势,她往后推了几步,一下钻进车里,急忙发动了车。  

刚才还眼巴巴要接活的这伙人,嘴里一下蹦出了脏话,其中一个小伙子还脱下了鞋砸向开出自行车道的宝马车。  

“明亮,你看这伙人像不像一群狼?”胖子问张明亮。  

张明亮好像没有听到胖子的问话,他一脚踢开自行车的撑子,“胖子,我还得去看房子,有事去家里找我。”话没落地,张明亮就上了车。  

一个上午,张明亮到了5家售楼处,从最后一家售楼处出来,张明亮死心了,这么高的房价他根本买不起。  

   

当他拖着犹如灌了铅的腿推开家门时,老伴、张闽、张闽的女朋友艳艳在客厅里等他。午饭已在餐桌摆好,中间还放着一瓶红酒。  

“跑了一上午肚子早饿了吧。”老伴秀芳说道。  

“爸爸,艳艳给你买了瓶张裕干红,大夫说上了岁数的人喝红酒好,可以软化血管。”  

“艳艳今天休息?”张明亮问道。  

“叔,今天我轮休。”艳艳笑了笑。  

   

吃过饭,张闽和艳艳说他们要去开元商场转转就走了。  

张闽和艳艳一走,老伴秀芳就问张明亮:“你转了一上午,有没有便宜的房子?”  

“现在哪有便宜的房子,世纪大道的房子已经卖到2800元一平方。”张明亮靠在沙发上,边看报纸边说。  

“我看不如咱俩出去租房。”老伴秀芳到了一杯水放到了张明亮前面的茶几上。  

“不行,一定要给儿子买房,我就不相信我张明亮就不如吴生财。”  

“你说什么?”老伴秀芳睁大了眼睛。  

“今天我碰到了胖子,他告诉我去年他给儿子就把房子买了。”  

“胖子咋有那么大的能耐?”  

“打工挣钱。秀芳,今天上午我向胖子打了个招呼,有活也把我叫上。”  

古城地方邪,说曹操曹操到。张明亮的话音还没落地,这不胖子的电话就打来了。  

张明亮从窗台上拿起话筒,就听到胖子吴生财得意的声音:“明亮,有活你干不干?”  

“干!”张明亮毫不犹豫的告诉胖子。  

“三点你在南门口等我。”  

张明亮放下电话。  

“你真的要出去打工?”老伴秀芳问道。  

张明亮坚决的点点头。  

   

下午2时50分,张明亮来到了南门口。他向四周瞅了瞅,发现胖子坐在南门口东侧的小卖铺的凉棚下。  

胖子也看到了张明亮。  

他俩骑车出了厂门。  

   

春天是古城四季中最好的季节。温暖的阳光透过梧桐树枝叶在马路上涂着各种各样的图案,马路两旁绿篱五颜六色的花朵开着正艳。  

胖子突然问道“明亮,现在人心隔肚皮,你就那么相信我?”  

“别人不相信你,我张明亮相信你,你小子亏人也不会亏师兄。”跟在后面的张明亮加了把劲,两辆车子并头齐进。  

“胖子,你今天接了个什么活?”  

“你想我今天能接个什么活,还不是给开宝马车的那个娘们搞装修。”  

“今天上午那伙人差一点把人吃了,你还能揽到活?”  

“这你就你不懂了,要想在世上混,没有两下子哪能行?”胖子一手抓把,一手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搁到嘴上点着。“我才不像那伙老冒,我记下了那个车牌后,就到豪杰宠物美容店蹲坑。那么年轻就开上了宝马车,百分之百是有钱人包的二奶。这号人,都养个京叭解心慌。”  

“你在豪杰宠物美容店等到了那个女人?”  

“你算说对了,不到一个小时,女人开着宝马车就来到了豪杰宠物美容店。我上前问她是不是要搞装修,她点点头,我就把自己的优势讲了一遍。她把地址留给我,让我四点去中宏名苑找她。明亮你知道不知道中宏名苑。”胖子扭过头来问张明亮。  

张明亮摇摇头。  

“那可是咸阳最有名的高档花园别墅区,环境比渭滨公园还好,不说别的,就是苑中那片竹林你小子想象不出有多美。”胖子吐掉嘴中的烟头,一副洋洋自得的样子。  

   

车子转过彩虹集团的转盘,胖子兴奋的说:“你看那片二层小楼,那就是中宏世纪名苑。”  

顺着胖子点明的方向,张明亮看到了中宏世纪名苑。中宏世纪名苑给张明亮的第一印象:太美了。对于张明亮来讲,决不是过誉之词,没有想到古城还有这么漂亮的小区,风格不一的别墅错落有致的点缀在绿树红花之中。这样的小区他以前只在电影或电视剧中见过。  

很快,他俩就来到了中宏世纪名苑的门口。世纪中宏名苑不愧为古城第一名苑,门口有一道人造小溪,小溪上架座木桥,小溪的两旁立着高大的棕榈树,好一个南国景色。他俩刚来要上小桥,一名保安问他们找谁。  

胖子从口袋拿出一张纸条看看,然后告诉保安,是28号别墅叫他们来的。  

保安打开对讲机:“我要28号,门口有人找您,是否放行?”  

他俩没有听到对讲机讲了些啥。保安把对讲机塞进挂袋,温和的对他俩说:“马小姐让你俩进去。马小姐的房子转过那片竹林就能看到。28号别墅。自行车放到小区的自行车棚。自行车棚就是那座红房子。”  

张明亮他俩把自行车放到自行车棚后来到28号别墅。刚要按门铃,别墅的门开了,一位40多岁的女人开口说:“那个是吴师傅,马小姐让你们到客厅了等他一会儿,她做完保健按摩就出来。  

他俩进了别墅,女人指了指门后的鞋套机对他俩说道:“套个鞋套。”  

张明亮他俩套好鞋套,跟在女人的后面来到客厅。  

宽大的客厅让他俩有点不知所措。  

女人从茶几下拿出两个纸杯从饮水机接好水后放到茶几上,看了看客厅的落地钟对他俩说:“再有5分钟马小姐就好了,请坐。”  

张明亮和胖子屁股轻轻地挨着沙发,两只眼睛不停打量着客厅。  

客厅超过50平米,三面墙全被红木包了起来,地板也是红木实木地板,落地窗飘进的阳光泛着红光,加之宽大舒服的沙发和超大液晶电视,给人一种华贵的感觉。  

“你们很准时!张妈,给吴师傅他们拿两桶饮料。”女主人和按摩师走下了楼梯。这时,客厅落地钟发出了悦耳的报时声。  

   

就在张明亮和胖子进入28号别墅的时间,张明亮的老伴秀芳端了个马扎来到了楼西的空地。  

古都棉纺厂98年压锭后,一批45岁的女工退休在家。这些女工技术单一,加之纺织厂三班转,身体透支,只要还能过得去,很少有人外出去找活干,打发时光,除了打打麻将,就是在一起谝谝闲传。  

这不秀芳把屁股坐在马扎上,原来一个班组的姐妹牛嫣红问她听说没听说车间主任杨建刚和老婆要闹离婚。  

秀芳摇摇头。  

“我也是昨天晚上听说的,起因还不是杨主任把他瘫痪的老娘接来了。”  

“谁没老人,这张丽做的不对。”秀芳说道。  

“我听说,杨主任让民事科给他找个钟点工,要不他的日子过不下去了。”  

“钟点工?”秀芳有点疑惑。  

“你整天呆在家里不出来,光知道为老汉儿子卖命?钟点工,就是每天到家里帮忙,按小时拿钱。”牛嫣红向秀芳解释说。  

谁也没有想到,就是今天下午的闲聊,秀芳的心里有了想法:她也想找个钟点工干干,给儿子买房不能光让张明亮一个人担着。  

太阳西移了,楼西空地的阳光越来越少,秀芳跟在牛嫣红的后面回到了自己家。  

一回家,秀芳就找杨主任的电话,她想问一问要不要她当钟点工。  

   

张明亮和胖子高兴的离开了中宏世纪名苑,他们很轻松揽下了活,而且还收了定金,明天上午开工。  

人逢喜事精神爽。这不,路过老王家烧鸡店,胖子高兴的对张明亮说:“明亮,咱到王家烧鸡店吃碗鸡汤面,也算为今天的事庆贺庆贺。”  

“今天就算了,出来时跟你嫂子说好吃过饭要到医院看看她弟弟。胆结石上午开的刀。”  

“我去给咱每人买半只烧鸡,也让嫂子打打牙祭。”胖子边说话边走进王家烧鸡店。  

很快胖子提着纸包从王家烧鸡店出来,把一个纸包扔给张明亮说道:“问嫂子好!拜拜!”,骑着车子走了。  

张明亮把纸包放在车前的筐里,他不由得鼻子吸了吸,王家烧鸡就是不一样,香气直往鼻子里钻。在张明亮的记忆里,上次吃王家烧鸡是在五年前,他过五十岁生日那天。     

张明亮刚要骑车走,他一抬头,突然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他定眼一看,急忙推着车子向那个人走了过去。  

“葛伯母”,张明亮轻轻叫了声。  

正在垃圾桶翻找的老人扭过了头,混浊的眼睛在张明亮的脸上停了有十秒钟:“你是小张?”  

张明亮点点头。  

“老了闲着骨头疼,我就出来转转。”老人把自己的身体移了移,想挡着一个黑皮包。但是张明亮还是看到了从黑皮包里露出的废纸角。  

“葛伯母,洋洋还犯病吗?”  

“那病绝不了根?还好,一个月没有犯了。”  

张明亮弯下身从车筐里拿出那个装烧鸡的纸包。递给老人:“这是半只烧鸡,你拿回去给洋洋吃。”  

老人急忙摆摆手:“不,不,不,你的日子也不好过。”  

张明亮把纸包硬塞到老人的手里,心里酸酸的,一蹁腿上了车子。  

   

张明亮回到家里,晚饭没有好,老伴在厨房忙活着。张明亮打开电视,正好是北京卫视的收藏节目。电视屏幕是王刚的一个特写。王刚正在介绍一件宋朝的青花瓷瓶。在张明亮的眼里,什么宋朝青花,还是康熙青花,都是一个样,就像儿子张闽去年用30元买回的那两个瓷瓶。可电视上王刚正起劲的介绍宋朝青花瓶的历史价值,王刚说,别看这只宋朝青花瓶有残缺,它的市场价最低也在300万元。张明亮看着看着眼睛直了起来。  

“今天吃炸酱面。”老伴秀芳把一碗面和剥好的几瓣蒜放到了茶几上。儿子不回来,他老两口就在茶几上吃饭。  

“秀芳,咱家要有个宋朝青花就好了,不要说卖300万,卖50万,买了房子还有装修钱。”张明亮端起了碗。  

“不要白日做梦了,你和胖子把活联系好了?”  

张明亮点点头。  

一碗炸酱面把张明亮吃的额头渗出了汗珠,他用手抹了了一下,对老伴说:“有没有面汤,来上半碗。”  

喝完面汤,张明亮告诉老伴秀芳:“中午我见葛师母了。”  

“葛师母让人心酸。葛师傅去世早,儿子精神又不正常,不知她的日子是怎么过的?”秀芳叹了口气。  

“这一买房,咱的日子也不好过了。”张明亮也叹了口气。  

“明亮,我听牛嫣红说杨建国要雇个钟点工。我想试一试,每天就是三五个小时,误不了给你俩做饭。”  

“给杨建国打工?你没想一想那小子一肚子坏水。”张明亮拿起碗走进了厨房。厨房传来哗哗的流水声。  

“你不会把水管开小一点,你不心疼我心疼。”秀芳大声说给张明亮听  

张明亮和老伴秀芳各想着自己的心事过了一夜。  

   

一阵狗叫把张明亮和老伴秀芳吵醒。  

张明亮从枕头下摸出手机一看,差15分七点,推了老伴一下:“该起床!”  

“一会儿,你去告诉单元长一声,让她把狗管一管。纺织厂拿那一点钱,还养什么狗?”秀芳边穿衣服边说。  

“要说,你去说。这养狗可是个人的特权”张明亮趿拉着鞋钻进了卫生间。  

从卫生间出来,张明亮看到老伴正趴在地上擦地板。“看你闲得没事,我告诉你,这烂地板不要成天擦,要注意自己的身体。”  

“你就不要操我的心,你去打一斤奶,再把冰箱的包子拿出来,出去干活饭要吃好。”秀芳抬头对张明亮说。  

张明亮拿着微波盒出去买奶了,  

等张明亮买奶回来,热好的包子和一个五香茶鸡蛋放在了茶几上,老伴秀芳急忙从他手中接接过买好的奶。“我热奶,你赶快吃。”  

   

上午9点张明亮和胖子赶到了马小姐家。马小姐不在家,马小姐称为张妈的那个女人告诉他俩,按昨天说好的先把木地板铺好。说完话后,张妈提来一壶开水,拿来一包烟放到门外的椅子上。“抽烟时,一定把窗户打开,马小姐走时叮嘱的。”  

“没麻达。”胖子爽快的说。  

张妈走后,张明亮问胖子:“你把木地板联系好了没有?”  

“咱俩把面积量一量。”  

量好面积,胖子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木地板没有运来前,张明亮有些事情想问一问胖子。“胖子,我有点弄不明白,这房子装修得这么漂亮为啥还要折腾?”  

胖子从椅子上拿起那包烟,撕下封条,弹出一根烟,走到窗前点着。“明亮,这你就不明白了,你看过没有央视的《笑傲江湖》,演岳不群女儿的那个叫什么的演员,每年都要把房子装修一遍。”  

“你胡说什么?她再有钱,也不会这样折腾?”  

“我在电视上看到的,那女子在北京有两套房子,一套在东郊,一套在西郊,住东郊的房子,装修西郊的房子,住西郊的房子,装东郊的房子,每年都住新房。”胖子脸上露出羡慕的神情。  

“马小姐让咱收拾这房子给谁住?”  

“那天,马小姐不是说给她儿子住?”  

这时,胖子的手机响了。胖子接完电话,对张明亮说:“木地板运来了,小区保安让派人到门口去接。”  

“我去?”张明亮边说边走。  

   

张明亮的老伴秀芳是在8点30分接到了车间主任杨建刚的电话,告诉她如果想干可以试试。现在就可以来。  

今天中午只有儿子一个人回来吃饭。中午吃西红柿鸡蛋面。秀芳把西红柿和青菜洗好,把面擀好,就出了家门。  

杨建刚住古都棉纺厂西区12号楼。秀芳刚要敲门发现防盗门虚掩着。她轻轻把门王推了推:“杨主任,杨主任……”  

“王师,门开着,请进。”杨主任的声音在屋里想起。  

秀芳推开门。“要不要换鞋?”  

“换什么鞋!王师快来帮我个忙。我在北面的小屋。”  

秀芳急忙走进北面的小屋。杨建刚正在搀扶老太太起来大便,他吃力的抱着老太太往床头的坐便架上移。秀芳赶忙搭了一手,老太太坐在了坐便架上。  

“妈,好了你叫我一声。”杨建刚向秀芳示意了一下。两人来到了客厅。  

“王师,你都看到了,我妈没有个人是不行的。”杨建刚一脸无奈。  

“你把老人能接来住,也算孝子。”  

“王师,我也不客气了,上午8点到11点,下午3点到5点,一天五个小时,主要照顾我妈,有空做一下卫生。一星期干五天,一个月350元。”  

秀芳点点头,“干别的我不一定行,照顾老人我觉得还可以。”  

“就从今天开始,你没来之前,我接到车间的电话有事让我赶快去。”  

“那你就赶快去吧。”  

就在这时,老太太好了的声音传了出来。杨建刚和秀芳急忙走进小屋。  

俩人很快把老太太收拾好。  

杨建刚从半截柜上拿起空气清新器按了几下,屋内弥漫着一股玫瑰花的香味。 “妈,这就是我为你找的钟点工,我不在家她照顾你,你就叫她小王。”杨建刚大声对老太太说道。  

老太太感激地向秀芳点点头。  

杨建刚走后,秀芳把老太太的住房打量了一下:小屋最多10平方,放了一张床和一张半截柜,半截柜旁放着一个用旧椅子改成的坐便架。  

我每天要用五个小时的时间就要在这样的环境度过。秀芳在心里叮嘱自己:为了给儿子买房,我一定坚持下去。  

   

十箱圣象地板刚搬上二楼,楼外响起了汽车的鸣响。胖子急忙对张明亮说:“马小姐回来了,咱可要卖力干。”  

“你的眼睛没有拐弯,怎知道是马小姐回来了?”正在拆包装箱的张明亮反问胖子。  

“这你就不懂了,宝马车的声音和别的车的声音就是不一样,它的声音有一种柔性。”  

胖子的话还没有说完,马小姐已在客厅叫张妈。“吴师傅他们来了没有?”  

“他们很准点,地板都搬到了房子。”张妈回答道。  

“我上去看看。”  

张明亮和胖子听到了高跟鞋和楼梯撞的声音。他俩低下头专心干起活来。  

“这是什么牌子的地板?”吴小姐问道。  

“您要的圣象牌。”胖子回答。  

 “不能委屈我的儿子。”吴小姐一腔柔情。  

“你的儿子几岁了?”张明亮抬起了头。  

“多多才三个月。张妈,你把多多抱过来,让乖乖看看吴师傅买的地板。”吴小姐朝楼下喊道。  

没有一会儿,张妈抱着一只雪白的狗崽上楼了。  

“乖乖儿子。有了地板,你的小脚爪再也不会凉了。”马小姐从张妈手中接过狗崽,轻轻地抱在怀里蹲在了一摞地板前。  

狗崽用鼻子闻闻木地板,汪汪地叫了两声。  

“你看乖乖多懂事?妈妈奖励你一盒冰淇淋。”马小姐高兴的抱着狗崽下楼了。  

“王师还有没有开水?”张妈问道。  

“还有半壶。”胖子说。  

“没水,你下楼告诉我一声,不要大声叫我。”张妈叮嘱胖子。  

   

秀芳刚把杨老太换下的衣服泡到盆里,杨老太就喊她。  

秀芳到小屋一看,杨老太斜靠着枕头。“大妈,你叫我有啥事?”  

“没有啥事,就想同你聊聊天。”杨老太把自己身子往床里面移了移。  

秀芳坐在床边。  

“小王,你看我儿子孝顺不孝顺?”  

“杨主任可是大孝子。”秀芳大声说。  

杨老太摇摇头:“我看他与孝子三竿子捋不上边。小王,你说我重要还是厂长的老妈重要?”  

秀芳显得有点迷惑。  

杨老太从枕头下抽出卫生纸撕下一块擦了擦鼻子,“上个星期五晚上,我胸口有点闷,让他给我打开氧立得。没有想到,刚把药到进氧立得,他的电话就响。是车间马书记的电话,说厂长的老妈快不行了。我儿子放下电话,说车间有点急事他要处理,就匆匆忙忙的走了。把自己的老娘扔到一边去看别人的老妈,这能是孝子么?”  

“大妈,这一点上我不同意你的看法。你儿子那样做有他的难处,你要理解杨主任。”秀芳解释说。  

杨老太伸了一下腰。秀芳急忙把杨老太背后的被子往上拉了拉。  

    “你妈高龄?”杨老太问秀芳  

    “七十六了。”  

“属虎的,比我小两岁。你们在不在一块住?”  

“没有?在郑州跟我二姐一块过。大妈,没事我去洗衣服?”  

“你去吧。”  

   

   

当最后的一块地角线钉好,客厅大钟响起12下。  

“12点了。”胖子伸了伸腰。  

“这地板还真不错!”张明亮没有站起,欣赏地板来。  

“你小子想在这里安家?”胖子用脚跟踢了一下张明亮。  

“你胡说什么?”张明亮站起瞪了胖子一眼。  

“活干完了,就要收拾家具开拔。”胖子把窗台的烟扔进工具包。  

张明亮没有再说什么,很快就把工具收拾好了。  

“吴小姐,你上来看一下,地板铺好了。”胖子站在楼梯口向客厅喊话。  

“声音小一点。”张妈听到喊声急忙上楼来。“吴小姐正在午休,我来看一看就行了。”  

张妈在屋里走了一圈,“不错!,你们还真有两下子。这是剩余的工钱。”张妈拿出一个信封递给了胖子。  

胖子接过信封连看也没看就塞进了口袋。“那我们就告辞了。明亮咱们走。”  

胖子和张明亮刚走出别墅的门,就听到张妈在背后叫他们。  

胖子和张明亮扭过头。  

“我忘告诉你们了,信封了多了五十块钱,马小姐说你们忙了一上午请你们吃个便饭。”  

“谢谢马小姐。”胖子和张明亮异口同声。  

   

      胖子和张明亮在车子棚取出车子,推出了中宏世纪名苑。在中宏世纪名苑的围墙高大的棕榈树下,胖子从口袋了取出刚才张妈交给的那个信封。“明亮,咱们亲兄弟要明算帐。这次工钱是300元,加上马小姐的50元的奖励,每人175元。”胖子从信封了拿出150元,又从口袋了摸出25元递给张明亮。  

张明亮接过钱,把150元装进了自己的口袋,剩下的25元扔到了胖子的车筐。“昨天买烧鸡还花了不少钱。”  

“你还和我客气什么?”胖子伸手去车筐里的钱。  

“拜拜!,以后有活一定别忘了我。”张明亮一抬腿上车子。  

   

   

   

    夏去秋来,张明亮和秀芳一个外出揽活,一个当钟点工,辛辛苦苦过了大半年。  

早上刚要出门,秀芳就对张明亮说道:“有活没活,早一点回来,晚上大家在一起吃个团圆饭。”  

“今天是中秋节?”张明亮问秀芳。  

秀芳笑了笑。  

“看把我忙得糊里糊涂。”张明亮边说边拿工具包出了门。  

昨天晚上落了一点雨,清晨得空气很新鲜。张明亮来到马路市场不到九点钟。  

张明亮把车子支在树下,取下工具包随身蹲在了车子旁。  

“明亮,这几天你没有看到胖子。”有人问张明亮。  

“没有。”  

“这小子大概让局子收拢了。”  

“你说什么?”张明亮寻着话音看去。说话的是一个名叫钢炮的泥水工。  

“他干得那些事,你不清楚?”钢炮看到张明亮一脸的疑惑就走了过来。  

       “张师,我是昨天听猴子说的?”  

     “猴子还说啥了?”  

钢炮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放到鼻子上闻了闻,然后才从口袋了掏出打火机把烟点燃。“胖子这小子是现报,他干的那些事,对不起这里的弟兄。”  

“钢炮,胖子也有他的难处,有时也是万不得已。”张明亮替胖子辩护了一句。  

“你们师兄弟的感情不比一般。但我向理不向人。不说别的,劳务市场的价格全让他胖子给砸了。”钢炮狠狠的吐了一口烟。  

“胖子把钱看的太重了。”张明亮回应了一句。  

“胖子毁就毁在贪财上。上个月在医药公司搞装修,胖子随手牵羊拿了房东一张石鲁的画。”钢炮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续上,接着说:“这胖子是聪明一时糊涂一时,你把画藏他三五年再出手。他小子没过一个星期就让人找买家。这下可好了,第二天就让公安局的雷子把信息给反映上去了。”  

“你这消息可靠么?”  

“我看可靠,这几天不见胖子的踪影就是证据。”  

“他可能忙儿子的婚礼?”  

“张师,你也他死心眼了,婚礼再忙,象胖子那样的人还能不在人前显摆。我看那小子肯定是进局子了。”钢炮说完这句话,看见有人要找铺地砖的,就急忙围了上去。  

听了钢炮一席话,张明亮的心里不知是什么味道,在他的眼里,胖子这个师弟,毛病不少,但是个性情中的人。如果胖子象钢炮说得那样问题就大了,弄不好他这一折腾,还不只要出什么乱子。张明亮不愿意再想下去。他看看表,来这儿已经蹲了1个多小时了。不知为什么,今天来这里找活的人特别少,可能今天是中秋节。张明亮记起老伴临出门的话,他现在就回家,这么大年龄,过节还蹲在马路边找活,这日子过得还真有点惨。  

张明亮没有直接回家,他来到了爱家超市,中秋节再穷也要买几块月饼。  

   

古城的就是怪,刚才张明亮还在和钢炮议论胖子,这不张明亮一到爱家超市的门口就看到了胖子的儿子和女朋友。张明亮认识他们,他们不认识张明亮。  

在爱家超市的月饼摊前,胖子的儿子和女朋友也在挑月饼。张明亮匆匆看了一下摊上五颜六色的月饼,就取了个塑料带装了12个月饼来到了过重台。在过重时,张明亮听到了胖子儿子和女朋友的对话。女朋友问胖子的儿子,中秋节爸爸回来不回来。胖子的儿子告诉女友,爸爸在跟一家装修公司到了外地,回来要到元旦前后。张明亮扫了胖子的儿子和女朋友一眼,拿起了封好的月饼走了。  

回到家里还不到12点,老伴秀芳正在厨房擀面。张明亮把月饼往微波炉上一放,朝老伴秀芳点点头就去了客厅。  

张明亮刚在沙发上坐下,秀芳就把大茶缸放到他面前的茶几上。“你先喝点茶水,面等一会儿。”  

张明亮端起了大茶缸。  

   

  中秋节是万家团圆的日子。秀芳刚从冰箱把上个星期六在超市买的促销的赖汤圆拿出来,楼道就传来艳艳的声音。  

“妈,我和张闽给你看上了一件上衣。”艳艳的笑声溢满了客厅。  

秀芳向客厅探了一下头。  

“妈,我爸呢?”张闽问道。  

“刚出去买两瓶啤酒了,说什么没有点酒过节不热闹。”  

“妈,你过来试试艳艳给你买的衣服。”  

“吃完饭再说,我现在就打火煮汤圆。小闵,你过来把凉菜端一端。”  

张闽把凉菜摆好,张明亮提着两瓶啤酒进了家门。  

啤酒倒好,汤圆也端上了桌。  

张明亮端起酒杯:“艳艳第一次在咱们家过中秋节,我和张闽他妈一生没有多大的奢望,就是希望你们能快快乐乐的相处下去。”  

“喝酒,喝酒!”秀芳也端起酒杯。  

喝完这杯酒。艳艳拿起酒瓶,站起来给张明亮、秀芳到满杯,然后给张闽和自己面前的酒杯倒满。  

艳艳端起酒杯:“我一定记住大伯大妈的话。为我们买房二位老人吃苦了。”艳艳说完话,头一仰把酒喝光了。  

艳艳拿起酒瓶又要往自己杯子里倒酒。张闽急忙按住艳艳的手。“你不敢再多喝了。”  

“今天过节,喝的又是果啤,多喝几杯没有关系。”张明亮笑着对儿子说。  

“爸,你不知道艳艳她有情况。喝不成酒。”  

“你说什么?”张明亮问张闽时,用眼角扫了艳艳一眼,发现艳艳脸上有点红。  

“不能喝,就不要喝了。艳艳吃菜!”秀芳打断了张明亮的话题。  

   

吃完饭,艳艳在厨房洗碗,张明亮俩口把儿子张闽叫到阳台。  

一到阳台,秀芳就问道:“你说实话,艳艳是不是怀孕了?”  

张闽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你这混小子!”张明亮狠狠的说。  

   

新闻联播一完,艳艳要走,张闽说了句“我送送艳艳”,话音没落地,就先出了门。  

艳艳一出门。秀芳 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看来只有租房的一条道了。”  

张明亮没有接老伴的话茬,他心里清楚:大小伙和大姑娘形影不离,出这样的事不奇怪,不出这样的事才奇怪。    

张明亮对老伴说:“咱现在家里有多少钱?”  

“16万多。”  

“还有1万元就够交首付了?看来,我还要努力一下。”  

张明亮说出这话,秀芳眼眶湿湿。  

   

时间过得真快,一眨眼,就要过冬至了。  

早上一起来,张明亮就把工具包提到客厅,让秀芳赶紧把包子热一热,他今天早一点到市场。冬季时装修的淡季,这几天活特别难找。  

秀芳把包子从微波炉拿出,又冲了一杯奶端到了客厅。“明亮,咱都上了年级干啥可不敢急。”  

“我知道!”张明亮一口喝完奶,抓起工具包就出门了。  

   

古城的冬天就是怪,一年和一年不一样。去年,一个冬天没有飘一缕雪花,南门口那棵白玉兰竟开了花。今年却贼冷,雪下了不停。,  

走在雪地上,积雪在张明亮的脚下发出了咯咯的响声。  

    突然广告栏的一张广告吸住了张明亮的眼光。这是一张招聘广告,一家果品行往深圳运送苹果,要招聘一位押车。    

   张明亮记住了广告上的电话。  

   

张明亮刚一出门,秀芳就把床上的单子掀起扔进了洗衣机。古都棉纺厂的女工都有这样的一个习惯,遇到不顺心的事就多干点活,一忙什么也就忘了。这不,秀芳刚把洗衣机打开,就听到了开门声。秀芳探头一看是张明亮回来了。  

“天冷咱就不干了!”  

“我有事回来打个电话”。  

张明亮打完电话兴奋的来到了厨房。“秀芳,买房的5000元钱我有办法了。”  

“你找谁借得钱?”  

“不是借钱。我去一趟深圳这5000元就到手了。”  

“你说什么?”秀芳关拔下了洗衣机的插销。  

“我刚才告栏看到了一个广告,押车到深圳一趟给5000元。刚我打个电话,老板让我到宾馆面谈。这事如果成了,买房的首付就够了。”  

“你现在就去?”  

“老板在古都宾馆,近近的,一会儿就回来了。”张明亮的话音还没有落地,人又出门了。  

   

从古都宾馆出来的张明亮一脸喜色。刚才要不是他的力争,这5000元的美事就泡汤了。所谓的力争,还不是让老板看了看的胳膊腿,别看我快六十了,这胳膊腿不比三四十岁人差。这是刚才对果品行老板讲的话。  

   

他到家时,秀芳已经洗完了单子,一个人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一见张明亮进门,秀芳急忙问道:“那事办得怎样?”  

“没麻达?”张明亮随身也做到了沙发上。随手打开电视。  

“今明两天全省大雪,十堰暴雪。”没有想到电视一打开竟是湖北卫视天气预报。  

“这样的坏天气,你还去?”秀芳问张明亮。  

“既然已经答应人家了,就是天上下刀子我也去。”张明亮毫不犹豫的说。  

秀芳叹了一口气,拿起电视遥控器把电视频道调到央视12台。道德观察是她每天必看的节目。  

晚上八点,张明亮接到果品行老板的电话,说明天上午出发,让多带点衣服。  

   

第二天外边还黑着,秀芳就起床了,她要把张明亮外出的东西准备一下。  

秀芳下床时,张明亮就醒了,从客厅透过来的灯光,他看了一下床头柜上的座钟,时间是五点四十分。他没有急于起床,他是从一个香甜的梦中醒来。那个梦使他感到了一种希望和温馨。  

那事一个什么样的梦?被窝里的张明亮尽力回味着逝去的梦。  

“好像是春天,又好像是秋天,他一个人漫步在公园。公园有点象古城的渭滨公园,但公园的湖岸上长满了棕榈树。棕榈树树下一边是开满鲜花的梨树,一边是挂满果实的苹果树。他沿着弯弯曲曲的小路向前走着,突然他看到一座喷水池,喷水池前面三个人向他招手。他急忙走进一看,是老伴和儿子还有儿子的女朋友。她问老伴你们怎么在这里。老伴指了指喷水池后面的别墅,儿子他们在这里买了套房。他扭过头看了看儿子,儿子爽快的点点头。他跟在老伴他们后面走进了别墅。怎么这别墅我有点眼熟。张明亮记起了,去年春天他和胖子搞装修,那一家的别墅就是这样。他看的正起劲,突然一只狼狗向他扑来,他从梦中醒来……”  

“明亮,我看这次外出,你还是把羊皮大衣穿上。不但暖和还隔寒。”秀芳问张明亮。  

“你看着办。”张明亮边穿着外衣边向卫生间走去。  

从卫生间出来,张明亮从卫生间暖气管上取下一个大可乐瓶,扭开盖,给牙缸倒好水,就刷起了牙。刷好牙,把可乐瓶的水到进脸盆就洗起了脸。洗完脸,他把可乐瓶接满水后又放到了暖气管上。每年冬天,张明亮就用这样的法子解决了问题。  

张明亮洗漱完毕,秀芳也把旅行包提到了客厅。  

“明亮,包里我放了一小瓶咱自己做的辣子酱和几块在老段家买的岐山锅盔。出门在外,首先要吃好,再就是不要受凉……”  

“我也不是三岁小孩,这心你操的太细了。”张明亮从茶几盘子里拿出一个鸡蛋剥了起来。  

“明亮,不知为什么我有一种预感,好像你这次出去要发生点什么事?”秀芳告诉张明亮。  

张明亮把剥好的鸡蛋夹在馍里,然后抹了一点辣子酱,狠狠的咬了一大口。“没啥,四五天就回来了。”  

秀芳再没有说啥,也做到沙发上吃起早餐。  

吃完早餐,张明亮看了一下客厅的挂钟,对秀芳说:“七点半了,我走了。”  

“一定要小心。”秀芳回应道。  

张明亮拿起提包出了门。  

就在张明亮关上防盗门的那一瞬间,秀芳好像想起了什么,急忙到卧室拿出一个塑料袋跑到了厨房。  

秀芳打开厨房的铝合金窗户时,张明亮刚走到窗户下。秀芳大声叫张明亮:“明亮,我把围巾扔下去。”秀芳看着张明亮一手提着提包,一手拿着装着围巾的塑料袋拐过了楼头才关好窗户回到了客厅。  

   

张明亮来到古都宾馆时,一辆被帆布围得结结实实得东风十顿卡车已停在了宾馆前面得广场。  

果品行老板也看了张明亮。他向张明亮招招手。  

“几点出发?”张明亮问道。  

“你吃饭了没有?”果品行老板问张明亮。  

“刚吃过。”  

“好,那现在就走吧。张师,这趟就全靠你了。”果品行老板拍了一下张明亮的肩膀。  

张明亮把手中的东西递给司机,然后就钻进了驾驶室。  

   

汽车是在晚上9点30分前后驶入湖北境界。进入湖北境界后,雪花越下越大。汽车行驶到神农架时,雪花就像雪片在空中飞舞着。不到十分钟,汽车档风玻璃就会落下厚厚的积雪,刮板器就像有气无力的老人。  

一出现这种情况,张明亮就会钻出驾驶室,爬到汽车引擎盖上把档风玻璃上的积雪弄干净。  

档风玻璃没有了积雪,大灯打开,雪反着光,前面是一片白。汽车一步一步向前移。  

走着走着,突然汽车的大灯忽明忽暗。  

“不好!”司机急忙踏死刹车,对张明亮说:“看来大灯有问题,我下去看看。”  

张明亮也打开门,出了驾驶楼。  

司机打开引擎盖,查了一下线路,发现短路。  

司机将手中的电筒递给张明亮。  

司机忙活了一阵,说他上车试一试。司机上车一试,大灯还不亮。司机把头从门窗中探出头,对张明亮摆摆手:“灯开来修不好了,张师你上来咱们商量商量。”  

张明亮进了驾驶室,司机递给他一支烟。  

张明亮摆摆手。  

“吸烟暖和暖和。”  

张明亮接过烟,司机给自己点了烟后,随手也点燃了张明亮的烟。  

 “张师,看来我们今天要在这里过夜了。”  

“今天不走,雪一积,明天我们想走也来不及了。”张明亮被烟炝得咳嗽起来。  

“我也想走, 可有大灯我是寸步难行。”  

“咱咱怎不怎再想一想其它办法?”  

司机摇摇头。  

驾驶室的空气好像瞬间凝固起来, 只有两支烟一闪一闪。  

“范师,我有个想法不知行不行?”  

“你快说?”  

“你看,前面好像有灯光。”  

司机顺着张明亮的手指向前看去,隐隐若若有灯光在闪。  

“范师,这么晚还亮着灯光,说不定就是个汽车修理点。”  

“但愿吧,这一段路没有灯也不好开。”  

“不行?,我就在下面用手电引路。”  

司机沉默了一会儿,对张明亮说道:“看来只有这样了。”  

张明亮在在车前打亮手电筒。司机发动了车,看着张明亮的手势一点一点向前开。  

风雪越来越大,车前的张明亮有点冷,这时他想起了出门时老伴仍给他的皮大衣。张明亮向司机喊道:“范师,将我的包袱扔下来。”  

司机将放在坐位上的包袱扔给了张明亮。张明亮三下五除二把皮衣穿上,继续打着灯光在前面导路。  

穿上皮衣的张明亮觉得风雪不像刚才那样逼人。他向前移动的步子变得轻巧了。  

转过山头,张明亮清楚的看到了黑夜中闪烁的灯光。那不是一盏灯,是一片灯。张明亮向司机摆摆手,司机也看到了那片灯,用微笑回应他。  

汽车慢慢的往下滑。  

离灯光越来越近了。只要开到修理点,把大灯修好,再有三个小时就可以赶到武汉了,听司机讲只要过了十堰,下再大的雪也不要紧,江汉平原路好走得多。张明亮心里的重负在一点一点的减轻。  

突然,张明亮发现车头偏向悬崖的那边。张明亮急忙大声向司机喊话:“车头偏了!”  

张明亮的喊声没有起作用,车头还在偏,一点一点的往下滑。  

一定是刹车出了问题。张明亮心里想。如果再不想办法,象这样再滑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张明亮急忙从路边搬起一块石头塞在南边的车轱辘下。没有想到,由于路滑,塞在车轱辘下的石头被下滑的车轱辘一碰就滚到了一边。  

情况越来越危急。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张明亮一下脱掉了身上的皮大衣,包起一块石头又塞进了车轱辘。     

车停住了。司机下车一看,浑身直冒冷汗,如果车再偏一点,他不敢再想下去了。他看到了塞在车轱辘下的羊皮大衣。突然有一种不祥的念头,他大声喊起来。  

“张师!张师!”  

四周没有回声,雪下得更大了……  

   

火车进入古城车站是早上七点钟。昨天晚上张闽只在凌晨3点多钟时迷糊了一会儿。昨天下午离开十堰火葬场,张闽的心里弥漫着悲哀,好像父亲不是摔下悬崖,是他张闽逼死的。自从父亲答应买房,张闽的内心不知为什么高兴不起来。每次在车间厕所闲聊时,听到的都是买房艰难的话语,这买房就像压在身上的大山。  

火车缓缓开进古城车站,从车窗张闽看到了母亲和父亲的几位工友在跟着火车疾步向前。  

车门打开,张闽抱着父亲的骨灰盒走到站台。他听到了母亲的哭泣声。  

“妈,你可要保重身体。”张闽的泪水在眼眶打转。  

“办得还顺利么?”爸爸的工友老王问道。  

“还可以。”张闽说到。  

“张闽,车在车站广场停着,出了车站咱们就去福寿园。”爸爸的工友陈师傅对张闽说。  

张闽朝陈师傅点点头,一伙人簇拥着张闽出了古城车站。  

张明亮的墓地在福寿园b区三排西头的第一位。  

墓穴打开,张闽轻轻的把父亲的骨灰盒放了进去。福寿园的工作人员拿起了墓穴的盖板。  

“先不要封口,张闽把你爸的小灵通放进去。你爸为了多找一点活,上个月下了很大的决心买了这个小灵通。老张,有了小灵通你想家了就打个电话。”说着说着,秀芳大声哭了起来。  

“封口,快封口!”陈师傅急忙对福寿园的工作人员喊道。  

“张闽,一定要把你爸的小灵通放进去,妈再求你。”  

张闽呜咽着,从母亲手里接过小灵通双手放到了爸爸骨灰盒的旁边。说起来也怪,就在小灵通放到墓穴的那一瞬间,小灵通的铃声响了。张闽弯腰要拿起小灵通,秀芳大喊一声:“封口。”  

很快,墓穴的口被封严了。墓穴的小灵通的铃声还在响。  

“张闽,现在咱就去平湖明月交房款。”秀芳对张闽说。  

“妈,我和艳艳商量了,我们就在家里结婚。”张闽的泪水象两条小渠。  

“这房一定要买,这是你爸连做梦都想的事。”  

“爸!”张闽抱着母亲放声哭了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