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习传统文化,做一个有道德的中国人!

欢迎各位人士浏览我的博客,并发表自己观点!文章只代表个人观点!

 
 
 

日志

 
 
 
 

小说:兄弟  

2010-07-12 22:03:04|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兄弟的小孩去年夏天得了一场病,住市儿童医院半个多月,不仅花光了不多的积畜, 还向亲戚借了好几千。这不,小孩又要吃奶粉,家里还要过日子,因为没找到活干,已经在家玩了好几天。这几天闲着的时候,去了湾里推牌九的场子,赌了几把,不想运气不好,把身上老婆给的一点零花钱都输玩了,还白让老婆天天在家骂,这日子就象天上的太阳一样,烤得让人难受。兄弟憋闷在家,老爷子也看着着急。老爷子快七十了,虽然身体不大好,为了挣点小钱,和湾里几个老头子在附近学校帮人栽树,虽说工钱不高,但活也不是特别重。老爷子就说了,你这天天在家闲着也不是事,跟我一起去栽树吧,多少可以挣点钱。兄弟象往常老爷子对他说这样的话一样,装作没听见,只顾自跑出去溜达去了。其实兄弟并不是想偷懒,只是觉得自己年纪轻轻的跟老头子们在一起干活很丢脸。兄弟有电工的手艺,那是几年前在深圳打工的时候学的。后来不出去打工了,就想凭着电工的手艺在家附近做活,但农村的电工活毕竟很少,加之又没有加入当地的同行,偶尔接一点活不几天干完又没事了,这样就总是有一茬没一茬的干,实在没活干了,有时就去建筑工地上做小工。  

老爷子知道兄弟是不想跟自己一起做工,但看到家里媳妇成天掉着脸,小孩又哭又叫的,着急呀,还是要想办法找活干啊。只得到处托人打听哪里有活,好让他出去挣钱。过了几天,还真有湾里一个人说汉口那边有烧电焊的活,问他愿不愿干,兄弟原也是和老亲爷在一起做过电焊的,现在又正愁没活干,就立马答应了。  

兄弟背了席子,带了简单的行李到了汉口。一问情况,还觉得不错,老板一天包中、晚两顿饭,安排晚上睡觉的地方,工钱也好商量,说是不少于100块钱每天,而且包活干会挣的更多。兄弟是个极实在的人,既有这好的待遇,哪能不拼命好好干的。兄弟干活的地方是一个城中村,因为据说将要拆迁,很多居民便在自家楼上楼下到处搭棚子,想拆迁的时候能多要点钱。这一片城中村密密麻麻、密不透风,灼热的太阳烘烤下,屋顶和地面象是要直冒白烟。兄弟是惯于吃苦的,一大早太阳还没露头,就和几个同样做工的人与老板一起到建材市场买搭棚子用的材料,他们把买好的材料搬运上车,押回做工的地方。城中村拥挤而杂乱无章,运材料的小车没法通行进去,老板就叫做工的肩挑背驮把材料运到场地,又用粗绳索吊到层顶,正好太阳已经火辣辣的面向他们示威了。他们这些做工的工作就是用钢筋和铁皮在屋顶的平台上焊成棚子。刺眼的焊条与同样刺眼的阳光交映,一颗颗豆大的泪珠从他们脸上滚落,身上的衣服被汗水浸得湿漉漉的,可以拧出大把的水来。虽然很热很累,但兄弟还是比较满意的,一是因为老板一家中、晚两顿饭和工人们一吃,伙食还不错,说明把做工的当人。二是刚做了三天,老板就说给大家发工资,兄弟人本份,觉得才刚刚跟人家做了几天活就要人家的工钱不好意思,就推说自己有钱用没接,说明老板是个爽快人。唯一让他不太满意的是睡的地方太差,是在楼下的一个楼梯间,房子既小又不通风,还几乎堆满了各种建筑材料,剩余一点点空隙摆了两张床板,就是他们四个一起做工的人睡觉的地方。晚上睡觉的时候两人挤一张床板,夹杂的汗臭味闷得几乎让人窒息,再就是蚊虫特别多、叮人特别猛,每晚都是倍受煎熬,最后困累得实在掐不住了才沉沉睡去。  

老板就住在他们的楼上,夫妻两人一间房,还装有空调。老板四十来岁,监督工人做活的时候偶尔就讲述自己的发家史。老板说他是外地人,当年到武汉打工的时候怀揣只有200块钱,先是跟别人打工,吃了很多苦,后来用自己辛苦攒的钱买了一个小电焊机,自己接活做,那时夫妻两人一个做电焊,一个做油柒,经常没日没夜的干,终于他们在这一带做出了路子,而且还和拆迁公司的人搭上了关系,便越做越大,开始请人做工。自然这多年也赚了不钱,已经在武汉置了两处房子,又买了车,算是在武汉彻底扎了根。说到这些的时候,老板的神情是颇为惬意而自得的,而听的人脸上也充满羡慕的。  

但每天早上老板喊叫起床的喧喝却一点也不含糊,工人们好不容易沉沉睡去,又不得立马爬起来,洗口洗脸,过早,开始新的一天劳作。  

这一天兄弟特别高兴,象是心里有喜事憋不住的,逢人就想说。原来这三天老板让他们几个打工的自己包了一个活,由老板出材料、工具,工人出力,老板提70%的钱,工人得30%,而且是现钱。三天下来,平均每天挣了300块钱,比平时做点工多3倍,虽然为完成活连续加了三个夜班。兄弟拿着滚烫的900元钱,心里那个喜呀。他突然想到已很有几天没和家里联系了,现在发了工钱,让媳妇也乐一乐。于是他在外边的公用电话亭上给媳妇拨了电话,讲了到汉口来的一些情况,特别是讲了一天挣了300块,而且是现钱,媳妇在电话里也是笑吟呤的,一改往日的粗声粗气,还叮嘱多注意身体,好好干多挣点钱回家,说孩子买奶粉的钱又快花光了。  

于是以后兄弟就在心里盼着老板能不能再发善心,包活给他做,多赚点钱。但这以后老板再也不提包活的事,而且对他干的活显得越来越不满意了。总是在他耳边说,他当年自己干的时候,一天能做多少多少,现如今你们做得太差了,给你们吃住还发那么高的工资真是亏大了。兄弟是个极本分的人,听不得别人小瞧自己的话,便只得自己小心地更加拼命的干活,但也总不见老板的满意。终于有一天,老板在外面打电话告诉他,叫做两个防盗网,把要求和他讲了。老板回来后,看到做的防盗网不是按要求做的,立即翻了脸,指着他的鼻子大吼,什么难听的话都说了。兄弟觉得自己是做错了,理亏,便憋红了脸不作声,任老板发作。老板好象一直不解气,直到吃饭的时候还在不停唠叨,看到兄弟正拿着碗吃饭,就冲着大喝:还有脸吃饭,给你吃还不如喂狗!兄弟憋红的脸这一下终于撑不下去了,不知哪来的胆量,对着老板回应了一句:老子不做了!说着把碗往桌上重重一放。听到这句话,老板逐不及防,一下子惊愕在那里,他实在没有想一向老实本分的兄弟竟有胆量说出这样的话,自己便不作声了。接下来几天,老板又慢慢转变了态度,对兄弟讲,说他的手艺在几个工人中间是最好的,那其他几个人出来打工的简直就是混饭吃,他一个也看不上眼,劝兄弟要是愿意,可以留下来长期做,每月开固定工资。兄弟心里想,就那点工资,又没个好睡处,做活时间又长又累,把人当机器办,做长时间还不把人整死。不知不觉干了很长时间了,兄弟才觉得自从那次包活老板发了一次工钱,就很久没发钱了。而且媳妇又从家里打来电话说,上次带回去的钱已经用完了,孩子这几天又得了病,叫赶快送钱回去。兄弟就和其他几个工友商量,想和大家一起去找老板要钱,不想其中一个工友不仅不愿意去找老板要钱,还说兄弟不该主动去找老板的,人家那大的老板,还怕你的钱跑了。既然大家的意见不一致,兄弟就只好一个人硬着头皮去找老板。老板一看他张口要工钱,就极不耐烦,说:“别人也没有给钱,我现在也没钱给你,过些日子再说。”兄弟说我的小孩病了,现在急等钱用,你老板就行行好,先支一点钱吧。老板还是一脸冷漠的样子,无动于衷。没有要到钱,兄弟只好向一起的工友借,但大家都没有发钱,便只好垂头丧气,生怕媳妇再打来电话要钱。  

没有要到工钱的兄弟活还得继续干,耀眼的阳光照得他睁不开眼,自己似乎突然站不住了,他连忙挥开手臂想抓住什么东西不让自己倒下去。他的手臂碰到的是一块刚刚割开的铁皮,无比锋利的铁皮已深深扎入了他的手臂。此刻他还没有感觉到疼痛,鲜红的血就立即漫了出来,顺着手臂流到地下,在被太阳烘烤得火热地下似乎冒出一股白烟,带着一丝血的腥味。他感觉到天上的太阳似乎突然变暗了,眼前许多金星在闪动,剧烈的疼痛一阵阵袭来。他受伤的情况被其他工友看见了,他们立即围过来,七手八脚用布先裹住伤口,又把他送到不远处的一个个体诊所进行包扎。最后当他完全清醒过来的时候,工友们告诉他,他的手臂被缝了十八针,要是再割深一点就割到了大动脉,后果不堪设想。过后,老板给了300元钱作为诊疗费,并把拖欠的全部工钱算给了他,叫他立即回家。还一边对其他工人讲:这人真没用,找这种人干活真是倒了大霉。兄弟忍着疼痛,把泪水往心里流,他心想总算把工钱要到了,回去也好给媳妇一个交代。想到这,眼前又好象看到了媳妇和孩子的面孔。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