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习传统文化,做一个有道德的中国人!

欢迎各位人士浏览我的博客,并发表自己观点!文章只代表个人观点!

 
 
 

日志

 
 
 
 

高空讨薪  

2010-10-23 09:56:55|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工地上四十米高的塔吊上传出撕心裂肺的呼号声:“路过的好心人哪,老板拖欠三年工资,不给钱,还打人!我一家老小没法活了!”那声波在虚空中四下传播,有如平静的池塘扔下一粒石子,附近游弋的锦鲤以为有了食物,纷纷游过来一般,循声而至的行人越来越多,都聚集在塔吊下,一齐仰头向上边看。只见浓重的寒云压迫下,塔吊吊臂中央上坐着个人,一手攀着钢管,一手拿着张纸似的东西,在空中乱挥,两条腿小儿麻痹症似的悬在半空甩呀甩的,看得人心惊肉跳。因为高,且是仰视,那人显得特别小,小得如同一粒菜籽,猛一看,还当是吊臂上的一个部件。  

“妈呀,多危险!”脚蹬长腰皮鞋,头发染成金黄的女孩娇声叫道。随即用手捂住脸,过了一阵,见没人注意她,只好放开手,再看上面。  

“作孽呀,寒冬腊月,上面多冷!”用围巾裹着大半个脸的老太太拎着一大堆菜,边看边叹息。  

“敢爬这么高的塔吊,挺勇敢的。”戴贝雷帽的中年男子赞道。  

“什么勇敢不勇敢,人家还不是逼得没办法!”旁边穿红色羽绒服的妇女横了他一眼,嗔道。看样子是那男的老婆。  

“农民工怎么动不动就爬塔吊,以死相胁?这多不好,影响社会和谐嘛!”有着知识分子装束的男子说,“应该走正常法律渠道。”  

“狗屁正常法律渠道!”农民工打扮的小伙子操着黄陂土话愤愤地说,“找工会?工会是牛日的老板开的,能帮你说话!找劳动仲裁委员会?说的话还不如放个屁,哪个听!打官司?你吓我!拖你娘猴年马月不说,诉讼费就交不起!”  

“青年人,说话文雅点。”知识分子用教训的口吻说。  

“老子一日三餐青菜罗卜,放屁都带罗卜味,到哪里去找文雅!”  

“哈哈哈哈!”众人一阵哄笑,开心极了。  

“没教养……。”知识分子被小伙子气势震慑住,又不甘心自尊心受到伤害,只得阿Q似的嘀咕一句,挤出人群悻悻去了。  

这种事,记者总会在第一时间赶到,像大海中嗅到血腥味的鲨群。  

“又是爬塔吊讨工钱么?”浑身口袋的男记者说,蔫蔫地打不起精神。见另一位记者举起相机,忙阻止道:“别照了!老一套,读者不会感兴趣的。”  

长发披肩有着几分姿色的女记者冲着上面叫道:“拜——托!来点新创意好不好?老是爬塔吊,爬塔吊,没劲!”  

“如果掉下来,就能上头版了。”留板寸头的记者不怀好意地笑道。  

“别胡说!”浑身口袋的记者瞪了他一眼。周围几个年轻人早已听见,其中一位将两手做成喇叭状,仰头大叫:“跳啊!跳啊!跳下来才有人管!”其他几个年轻人也跟着大呼小叫,现场乱成一团。  

高空讨薪 - 锋芒笔尖 - 深切悼念毛岸英烈士殉国60周年!

“别叫了!你们还有没有人性!唯恐天下不乱么!”见警察来了,年轻人不敢再叫,也不走,像一群饥饿的鬣狗蹲守即将到口的美味,望着塔吊垂涎欲滴。  

“又是爬塔吊讨工钱!”为头的警察无可奈何地说,转头问身边的警察:“第几回了?”“今年这是第五回了。”“怎么老是这一套?烦人!”遂仰面叫道:“下来吧,下来什么事都好商量。”  

“不!”塔吊上的人喊道。“叫老板把钱送来,用绳子吊给我!不给钱死也不下来!”  

“你不下来,怎么给你钱?”  

“我带着绳子哩。”说着,塔吊上果然垂下一根细细的麻绳,越垂越长,在寒风中轻柔得如同一根发丝。  

为头那位警察笑道:“这小子可是有备而来的。”叫身边年轻些的警察:“去,把工地老板找来。”  

去了没多久,领来个披着破棉袄的中年人。那人穿着虽寒碜,却是肥头大耳,满嘴酒气。不住地点头哈腰,在破棉袄贴胸口袋里摸了一阵,摸出几盒精装“大中华”一位警察塞了一盒。“工作没做好,工作没做好,给政府添麻烦了,添麻烦了。”  

“究竟怎么回事?为什么拖欠农民工工钱?你知道问题的严重性吗?”警察拿了烟,口气也就不那么严厉。  

“唉,我也是没办法呀,”胖老板一脸委屈,似乎要哭出来:“农民工兄弟累死累活做一年,王八蛋才故意拖欠工资哩!都是开发商资金不到位给害的!我帐上已是没有一分钱,今年这个年我还不知怎么过哩!”见警察不吱声,以为被自己几句瞎话感动了,忙道:“他们老是用这种不和谐的过激行动要挟领导,此风千万不可长!千万不可长呀!就像一个被娇惯的孩子,越宠越闹得厉害。不管他,闹得没趣了,自己会下来的。”随又凑近了小声说道:“兄弟在悦宾楼订了个包房,几位过去玩玩?”  

“说什么呢!”为头的警察斥道:“人还悬在上面,你倒有心吃饭!你真的没钱?”  

“真的没钱,到法院也这么说。”  

“…………。”  

这时,头上乌云越来越浓,霎时寒风凛凛,冻雨纷纷,围观人群顿时作鸟兽散,塔吊下只剩下几名警察和那位老板。老板再次恳请道:“别担心,他会下来的,前几回都这样。天冷,各位还是……。”  

年轻警察用手捅了捅上司,上司仰头看了一回,正要说点什么,一粒冰霰正好落入眼里,恨得骂了句:“他妈的!”转身跟了老板离去。没走几步,空中响起一声极其恐怖的长嗥,众人急忙看时,只见一团黑物从空中坠落,紧跟着传来沉闷的一响,血花花溅出老远老远。人们着了孙悟空定身法似的愣在那里,面面相觑,作声不得。正没奈何处,忽见几张薄薄的纸片被寒风卷到半空,四下飘散,上下翻飞,宛转徜徉,像是在虚空中跳着轻盈的舞步。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